相关文章

学习考察“四小车”整治:宁波三轮车夫如何转岗

  编者按:4月25日,市委、市政府召开城市转型发展破难攻坚大行动动员大会。会议明确指出,为进一步缓解市区交通拥堵,改善道路交通秩序,优化交通结构,按照市委、市政府关于开展城市转型大行动的总体部署,决定在市区开展“四小车”(机动三轮车、人力三轮车、残疾人机动轮椅车、摩托车)综合整治专项行动。

  4月26日,“市民考察团”19名成员出发,前往宁波、东莞,在为期3天的学习考察活动中,他们以市民视角实地感受两地“四小车”整治情况、听取两地“四小车”整治的先进做法,实地踏看整治后的城市交通现状,探访可为温州借鉴的先进经验,为我市开展城市转型发展破难攻坚大行动汇民智、聚民力。“市民考察团”成员认为,两个地方治理“四小车”各有高招,虽是两个样本,但对提升城市形象、治理交通秩序,却是同样精彩,可圈可点。

  车站附近看不到“四小车”

  作为省内的兄弟城市,宁波和温州两地在城市管理方面有不少做法值得相互借鉴。曾几何时,宁波“四小车”泛滥,一度严重影响了市民出行,从2005年开始,宁波开始着力整治“四小车”,通过几年的整治,宁波交通秩序明显得到改善。2008年获得公安部、住建部联合颁发的实施畅通工程模范管理城市荣誉称号。宁波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4月26日中午,“市民考察团”一行抵达宁波,刚进宁波,有考察团成员提议先“巡城”,实地感受宁波“四小车”整治情况。一行人来到位于宁波市江东区的宁波汽车东站,该汽车站是宁波客流量较大的一个汽车站。只见汽车站出站口停着一排候客的出租车,不远处就是公交车站台,站前道路秩序井然,不见人力三轮车、摩托车等“四小车”的影子。“心有不甘”的考察团成员还特地到该汽车站附近的小巷里转了一圈,不过依旧没有发现“四小车”的踪影。

  实地察看了宁波汽车东站的交通状况,考察团成员林相儒若有所思。他说:“我原以为车站、码头等这些人流集聚地的交通会差些,没想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不仅没发现‘四小车’,而且交通还很有秩序。”

  “温州的客运码头,交通状况要差很多,”考察团成员黄漫超接过话茬说,“市区轮渡码头交通混乱是出了名的,只要没有交警在,每次轮船一靠岸,人力三轮车、残疾人车一拥而上,每次开车经过那里就胆战心惊。”

  “温州街头车多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四小车’加剧了交通的压力和混乱更是显而易见的。在路上开车,最怕的就是边上突然有一辆人力三轮车或残疾人三轮车斜插过来。”考察团成员郑朝东深有感触地说。

  随后,考察团成员又去了宁波“东大门”——宁波火车东站和宁波市中心的天一广场实地踏访。如同在宁波汽车东站看到的情况,这两个地方也难觅“四小车”的影子,偶尔有残疾人机动轮椅车经过,细看也是那种只能容纳一人的代步三轮车。

  一次“巡城”让考察团成员陷入了深思。考察团成员张淑芳说,温州“四小车”的存在,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需要,虽然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市民的短途交通需要,但是在交通压力日益增大的温州,分析“四小车”存在的利弊,市民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整治“四小车”是温州市区治理交通拥堵和提升城市形象必须要走的一步,而且已到了非治不可的地步了。

  三轮车夫转岗成“货的”司机

  4月26日下午,宁波市交警支队8楼会议室,该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李杰向“市民考察团”成员介绍了“四小车”整治的“宁波经验”。

  据李杰介绍,2005年整治时,宁波市中心城区摩托车保有量达到2.4万辆、人力客运三轮车5000多辆、非法营运的残疾人专用车600多辆。

  李杰深有感触地说,“四小车”整治是一项复杂的工程,宜早不宜迟,政府部门要加大舆论宣传力度,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同时,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整治需要政策的支撑。

  “宁波从2005年6月开始整治‘四小车’,一连发了7个专项行动的文件,从如何整治到车主的就业安置、社会保障,都有着完整的配套措施。”李杰说,当时该市成立了由常务副市长担任组长的专项行动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参与单位有财政、工商、城管、各区街道等10多个部门。

  翻看李杰随身带来的一本宁波市“四小车”有关文件,考察团成员发现,当时宁波市委、市政府不仅出台禁止摩托车通行、限制人力三轮车通行、规范残疾人专用车等详细的方案,也出台了对车主就业和社会保障的相关方案。

  李杰说:“对人力三轮车,实行政府收购,并予以一定的经济补偿,鼓励人力三轮车主考取汽车驾驶证,集中开通绿色通道,实行一站式服务,补助考照费用。”

  同时,宁波市还根据实际情况,投入了1088辆厢式小货车,统一标识,安排已取得驾照的人力三轮车主转岗成为“货的”司机。

  对残疾人专用车主,除给予社会保障的政策倾斜外,对其进行技能培训和推荐就业。“一般都有两次推荐的机会,第一次要是不满意,可以再换一个岗位,对接收残疾人就业的企业,在税收方面给予优惠;对于实在不想干的,政府每月发放几百元的生活补助金。”

  李杰说:“对已到了报废年限的摩托车,我们规定在15天之内办理报废的,给予每辆车500元的奖励;对还没有到报废年限的摩托车,车主前来办理报废时,根据折旧情况,由财政给予一定补贴。当然,我们也允许其将摩托车卖到不在整治范围的乡镇去。”

  李杰说,整治只是一时,关键在于后续管理,宁波一手抓公交优先发展战略,一手坚持严管严查的常态化管理,双管齐下确保整治成果,“从现实的情况来看,自从整治过后,宁波中心城区交通有序多了,也优化了交通结构。但我们现在几乎每年都还会发起整治专项行动的,确保整治成果,缓解中心城区‘出行难’。”

  听了李杰的介绍,考察团成员叶峰说,整治后宁波城市交通面貌大为改观,这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在整治过程中,宁波配套政策完善、手段有力,这值得即将开始“四小车”整治的温州借鉴和学习。

  考察感悟

  优先发展公共交通

  鼓励市民乘公交车

  林昌珠:东莞“治摩”采用大兵团人性化作战,治理近100万辆摩托车成绩显著。令人欣喜的是,该市在治理摩托车同时专门成立优先发展公共交通问题的协调办公室,采取疏堵结合的做法,优化公交发展战略,从根源上解决“四小车”问题,加大公交运力和线路的投入,合理规范线路,降低公交车票价,让利于民,鼓励市民乘坐公交车,这种做法很值得我们借鉴。

  蔡钒:比较两地治理经验,宁波当时在整治“四小车”时,并没有对电动自行车采取限制措施,以至该城市面临着电动车日益增多的问题;而东莞则不然,在“治摩”同时,禁止电动自行车上路行驶,现在电动自行车也在该市销声匿迹了。温州市区在“四小车”整治过程中,不妨学学东莞的未雨绸缪。

  林鲍雪:东莞在“治摩”过程中,投放了2500多辆“黄的”,这些“黄的”有别于其他出租车,只能在规定范围内行驶,且起步价是5元,比其他出租车起步价低2元。这不仅安置了转型的“摩的”司机,还解决了市民短途出行的需要。温州市区开展“四小车”整治,是否可以采取类似的替代方式,解决部分市民需要。

  加大宣传教育力度

  出台系列配套措施

  杨林:东莞“治摩”有一个细节特别打动我,大规模整治期间,执法部门在每个执法点都配备了一辆公用车,在查扣“摩的”同时,用公用车送确有急事的乘客前往目的地。这样做需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但却实实在在地宣传了“治摩”,也教育引导了乘坐“摩的”的人,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周筱秋:宁波、东莞两地治理过程中,非常重视宣传教育引导作用,贯穿始终,从市领导到社区基层干部,深入基层,甚至上门动员发动,让老百姓充分理解党委政府意图,并动员全市人民参与其中,实行上下联动,化解整治工作的阻力,这些做法对我们有启发意义,因此温州市区“四小车”整治深入发动、赢得民心是整治的前提。

  林洪福:两地在整治过程中,出台了很多配套措施,充分考虑到了他们的出路问题,不仅充分考虑社会保障,还免费予以技能培训和推荐就业,尽量做到让他们无话可说。温州市区在整治“四小车”时,也应充分考虑到“四小车主”的合法权益,争取他们的理解和支持。

  陈飞:“四小车”整治是一场艰巨而复杂的硬仗,政府部门工作再完善,总会有个别人不理解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代表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一定要下大决心,大力气整治,不能因为一些困难半途而废。

  林相儒:宁波、东莞两地之所以成功,在整治过程中注意条块结合,将解决矛盾的中心落实到基层。因此,温州市区“四小车”整治,要形成合力,有关部门要团结协作、密切配合,集聚优势,举全市之力做好这项工作。